《星汉灿烂·月升沧海》:赢在人物的“不完美”

入夏时,开播前无人在意的《梦华录》靠颜值 CP 出圈,带着古偶再次杀回影视市场,掀起宋朝文化热。而后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顶着前人压力接续,虽没有像《梦华录》般一战成名,但随着剧情的推进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的市占、热度、口碑渐入佳境。

数据显示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刚开播不久便创下了站内单日播放量破 2 亿,连续十天热度值破 30000 的成绩,斩获全网热搜热榜 1700+。截至今日,该剧历史最高实时播放市占率已达 21.11%。云合数据 "7 月连续剧霸屏榜 " 显示,《星汉灿烂》以 11.7 亿的正片有效播放荣升榜首。


在内容方面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虽讲爱情,却不含工业糖精,有权谋宫斗,却不狗血违和,虽为古偶,却颇有古装剧情片的风范。


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不仅在热度上为古偶再扳回一城,在质量上,也正在引领古偶剧破卷重生。


拒绝 " 工业糖精 "


   


古偶的套路,我们早已司空见惯,即便没看过原著,感情线也能猜出八九,但是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却给出了不同答案,通过落地现实,让观众在猜出剧情走向的同时,被剧中 CP 攻击到得 " 失星疯 "。



以目前剧中已经确认的 CP 来看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将古偶的套路分成了三种形式。


首先,主角凌不疑和程少商的相遇、相知、相爱过程,融合了古早古偶套路的大框架:女主古灵精怪,男主冷血无情,有一方因为 " 有趣 " 而对对方一见钟情,然后相知相许,携手相伴一生。


不过,与大部分作品不同的是,程少商只是随手大义灭亲,节假日出门逛街,凌不疑这块冰自己就开始化了,随后开启双标之路,将程少商吹的 " 十一郎爱自己不得 " 的牛演绎发挥到极致,用身家性命给观众提供了一个 " 如何追对你不感兴趣的女孩 " 的教程。


文帝(两部剧均有文帝扮演者保剑锋参演)在上个片场煲完 " 顾盼生辉 " 后,接着来嗑 " 疑商 ",为二人的爱情一路保驾护航,爽文快感岂不快哉。



而在观众认为 " 疑商夫妇 " 要上演俗套霸总的时候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又以极其自然的闺蜜建交剧情,顺手将古偶的 " 霸道总裁 "、" 冤家路窄 " 和 " 意外性 " 给了少商次兄程颂和她的虎超超闺蜜万萋萋。


作为万将军之女,万萋萋文能与程颂斗几百回合,武能为闺蜜出头,扇汝阳王妃侍女巴掌。凌不疑只是露出了苗头,万萋萋才是各种意义上的真霸总。



在剧中的 CP 中,最让人感叹的莫过于少商的前未婚夫楼垚和何昭君,楼垚本生性懦弱,一直被何昭君压制,在何昭君被肖世子骗走后,楼垚追随陪伴少商,与其同甘共苦,一同成长,定下婚约后,何昭君在出嫁当天,全家因保家卫国悉数惨死,何父临终希望能与楼家重拾婚约,少商权衡之下决定退出,成全世人眼中的佳话。


与其他 CP 相比,楼垚和何昭君之间不存在爱情,只剩下扶持和责任,将古代社会和如今现实中的命运性和妥协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
而较为少见的是,少商和楼垚分开的原因没有出轨背叛,也没有误会丛生,几乎摆脱了寻常古偶常用套路。



单一来看,三个感情线各有不同,而如若将目光放置全局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中的每一条感情线都在落地现实,没有一步登天的爱,也不含工业糖精,更没有莫名其妙的吻戏,无论是哪一条都蕴含着人生道路上的成长、选择、妥协与陪伴。


" 人 " 非一面


   


从广义来讲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本质是一部古偶剧,同时也是一部人物群像剧。剧中出场人物众多,但角色并不扁平,几乎每一个角色都有完整的轨迹,有效避免脸谱化,以此展现人性的多面与多变。



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,善与恶也没有那么好定义。


以世间认定的善恶标准来看,太子完美继承了宣后的善良和端庄,且性格温厚,会为了保护家人不惜得罪文帝,差一点动摇了自己的储君之位。但如果将其品性和行为放至宫廷朝野,太子的善良使其优柔寡断,难堪重任,但是他却总能巧妙地利用周围人事物,将自己犯下的过错一一掩盖。


剧中,太子和太子妃几次 " 不小心 " 将自己的问题和困难透露给程少商,间接利用程少商拉不愿掺和的凌不疑下水,把疑商夫妇二人推上险境,求情惹圣怒时如此,虎符丢失时也是如此。



反观越妃,越妃生性直爽,敢爱敢恨,坚持大人的恩怨与孩子无关,分别看待问题,对于人生选择和公私是非也有着明确的判断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没有因为越妃曾经站在凌不疑母亲的对立面,就让她将恶人贯彻到底。


在三公主因为程少商被打时,越妃并没有极端护女记恨少商,而是批评了有错在先的三公主,再将是非对错讲明。


疑商夫妇被刁难时,太子和太子妃柔弱无力,反倒是越妃几次解围,在疑商夫妇定亲当天,更是斗得淳于氏和汝阳王妃毫无还击之力,堪称 " 互联网嘴替 ",几次鼓励疑商夫妇坚定走下去。



再如何昭君,曾因自己是骁骑将军何勇的独女,张扬跋扈,多次与程少商起冲突,在经历家族和人生变故后,适时悔过,重新看待世界,与程少商和解。


人生不会一直一帆风顺,人也不会只有一面,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永远的敌人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用剧中台词和人物经历给出启迪:不要被事情的某一面影响判断力,保持冷静,适度调整,才能更加全面地看待这个世界。


" 家国 " 在 " 小 "


   


古偶上升到家国主义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只是很少有剧能运用得不突兀。


在感情戏之外,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插入了宫斗、权谋和复仇戏码,看似分开发展,实则紧紧相连,当年孤城的真相是凌不疑一直探寻的目标,也将会是整部剧升华的重点。



较为难得的是,曲折跌宕的人物成长线为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提供了完整的剧情依托,剧中对于 " 家国主义 " 的体现,没有因为凌不疑身负血海深仇而将重担放在他一人身上,也没有以别人的痛苦高谈阔论,强行壮大拔高女主地位。


程少商的目光原本只局限在程府家宅和自身生存,在随着叔父任职途中,于骅县周边遭遇敌军追击,经历了失去朋友的痛苦,也见到了战争的残酷,当凌不疑殿前提亲后,入宫学习,才真正开始把眼光放到更广阔的家国天下。


凌不疑起初为了复仇仿佛一缕幽魂,在调查真相、与程少商相互磨合、见证朝野变迁的过程中,逐渐与自己达成和解,助诤友巩固权利,保家卫国。



从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剧情内容得到的反馈可以看出,观众所在意的 " 家国情怀 ",不是既得利益者高高在上的说教,也不是各路仙人的下凡历劫,仅需要放下 " 完美主义 " 和 " 精神双洁 ",在立足于现实的基础上,通过人物不同角度的历练成长,以小见大,让观众产生共鸣。


《星汉灿烂 · 月升沧海》的人物和剧情处处透着 " 不完美 ",但正因这种接地气的 " 不完美 " 成功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,取得了观众信任,并为古偶剧情化、质感化升级提供了成功案例,以一己之力,引领新一代古言古偶全速前进。
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2 www.ttsp.tv    

观看记录